主页 > 商票学堂 > 商票企业资讯 >

微信扫码(手机端可以保存二维码图片,打开微信扫一扫)

二维码已失效请重新刷新页面 点击刷新页面


扫描遇到问题?请联系客服

商票逾期拒付最新消息:号称千亿房企的金科一再拒付

2021-11-29 14:21

很多房企的雷,在这个寒冬集中爆发,其中不少企业爆雷的导火索都是源于一张薄薄的商票。按理说平时都是销售额几百亿几千亿的房企,连两三个亿的债务都还不起?

 

据业内人士介绍,商票其实是企业商誉的一个缩影,假如出现商票兑付问题,往往说明企业经营存有压力,导致资金面出现了风险。

 

在这个问题上并不是没有先例。去年8月,恒大的财务危机问题就已引起外界的关注,但恒大集团对其商票兑付是否延期的问题一直避而不谈,直到如今彻底爆雷。

 

被爆商票逾期的房企还有很多,如恒大、绿地、金科、宝能不一而足。商票不过一张薄薄纸,逾期不逾期房企心里自己都清楚。

 

但是从这些房企中梳理出一个共性结论——商票出问题,便有可能是房企经营的基本面出现了问题。

 

近日,商票逾期大军又出现了一位新人——金科,而商票金额并不大,有的才仅仅10万元,但就是这点钱让号称千亿房企的金科一再拒付,这让不少人担忧其是否会成为下一个爆雷的房企。

 

商票逾期拒付

“商票”剧增112%,逾期事件接二连三

 

其实,金科在8月初就被爆出商票出现过逾期,只是当时被更大的一些企业的问题所掩盖了,并未引起外界的关注。

 

8月11日,就有商票持有人爆出,金科作为堂堂的全国50强房企,竟然连10万元商业承兑工程款都付不出来,并且拒绝沟通拖延。

 

据商票持有人表示:“我单位因业务需要签收了一张由上游合作公司背书转让过来的出票人及承兑人均为新疆润泰青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发的商业承兑汇票,票面金额为10万元整,汇票到期日为:2021年6月30日。”企查查显示,新疆润泰青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控股方正是金科旗下子公司。

 

持票人还表示,我单位于汇票到期日当天2021年6月30日及时进行提示付款操作,承兑人于2021年7月5日进行了拒付操作,拒付理由为承兑人账户余额不足。

 

近期,金科商票问题再度被爆出。据持票人介绍:“手里这张十万的票,已经逾期四个多月了,金科难道也爆雷了吗?”还有人介绍说,自己两年前的跟投款,到现在也没有音讯。

 

金科商票问题有多严重?可能超过目前已经爆雷的房企。据“商票易”这一票据工具显示,金科存有拒付记录商票金额,达到了1835.49万元,而目前未兑付商票仍有144亿元。

 

业内专家对此表示:“出现商票兑付问题,说明企业经营是有压力的,导致资金面出现了风险。”

 

这也为投资人提供了判断企业经营风险的视角,如果一家房企商票被爆出问题,但报道很快销声匿迹,那么很有可能企业确实存在经营问题。

 

提到金科的经营,在金科股份的通稿中提到:作为一家“绿档”房企,早已实现自身现金流安全的同时,金科仍在大举降低有息负债。

 

在大刀阔斧地砍去了160亿元的有息负债后,金科的有息负债总额由2020年同期的1106.05亿元,下降至至本期末的941.44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有息负债为268亿元,占比28%,长短债结构合理。

 

不过,金科商票的问题还藏着很大的雷,如果仔细翻看金科今年的财报,一项数据值得关注,截止6月底,金科股份账上实际应付票据中的“商业承兑汇票”余额高达约120.7亿元,相比年初约57亿元,剧增112%。
 

金科地产

 

被曝出商票余额突破120亿,比年初剧增112%后,也是火速删稿处理,可见对于这个问题的敏感度。

 

如今金科的商票问题再度被爆出,按照之前爆雷房企的经验来看,无论报表粉饰的多么华丽,销售额、现金流的数字多么丰厚,但连区区十万都兑付不出来,足以看出金科的流动性或许真的存在问题。

 

号称千亿级房企,金科拿不出10万

 

让人好奇的是,为啥平时销售额数百亿几千亿、财报中账面现金数百亿的房企,连10万的商票都还不起。稍微资深的地产从业者大概能知晓,这其中涉及到了房企在各个方面的数据造假。

 

在粉饰报表这件事儿上,金科确实存在“明股实债”的嫌疑。据统计,从2016年到2020年,金科少数股东权益从25.26亿元增至365.8亿元,占所有股东权益的比重也从11%在5年内增至近50%。

 

截止到今年三季度末,金科少数股东权益再度增至383.7亿元,仍然维持在50%左右高位。今年三季度金科净利润为60.75亿,其中归母净利润达45.28亿元,占比高达75%,而归属少数股东的净利润则只有15.48亿元。这就意味着,占所有股东权益近半数的少数股东却只分到不到25%的净利润。

 

与此同时,金科近年来的应付账款和应付票据也在逐年增加。从2016年至2020年,金科应付票据从3586万增至56.95亿元,应付账款也从75.55亿元增至285.7亿元。

 

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可统一归纳为商业票据,属于经营负债的一种,在三道红线计算规则中,不会被纳入短期负债名录,可以有效“修饰”真实负债情况。

 

在“三道红线”的监管背景下,经营性负债被排除在有息负债的范畴之内,开发商以商票等方式完成对施工单位、材料供应商的款项支付时,实际上是通过增加经营性负债(也即应付账款、应付票据)的方式降低了有息负债的融资需求,从而间接地降低了企业的有息负债并实现“三道红线”的降档。

 

因此从操作逻辑上来看开发商、施工单位与材料商、保理公司、基金子公司似乎都能各取所需,且皆大欢喜,而这也是“三道红线”监管新规施行后市面上出现大量商票融资的直接原因。

 

商票出问题,在如今这个敏感时期,可以说影响会非常大。首当其冲的是信用受损。央行有建立商票业务的定期交流机制,对无理拒付、拖延支付商业承兑汇票的“黑名单”企业信息在一定范围内实现共享,进了黑名单将导致其商票在市场上的流通性大大降低。

 

一位商票中介机构代理人就曾说:“一家头部房企因发生过商票逾期的情况,它的融资票价格已经从20%多上升至30%以上了。”

 

而且,一个更普通的常识是,相比房企们在资本市场上动不动就是几亿的正常借债,拖欠供应商几百几千万的货款只是小钱,连小钱都还不上,外界对房企的偿债能力、运营情况的质疑迅速就会赶到。

 

问题又来了,逾期兑付有一百个坏处,房企为何还都要被曝出才还?业内人士介绍,无非是生存压力、资金压力真的大。而靠粉饰报表、增开商票实现的绿档,若金科无法在商票到期时完成兑付,仍会面临跟债务违约一样的危机。

 

危机的讯号已经开始吹响,金科黄红云的商业帝国究竟能够无恙度过,我们拭目以待。


更多地产暴雷的分析,查看
恒大恐慌蔓延:南通三建、荣盛发展、阳光城、佳兆业紧随其后

上一篇:著名房企佳兆业,又暴雷了

下一篇:没有了